第139章 李家镇平叛!_亮剑:咱李云龙打的就是精锐
新顶点小说网 > 亮剑:咱李云龙打的就是精锐 > 第139章 李家镇平叛!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139章 李家镇平叛!

  楚云飞带着一个警卫班骑马快速赶赴李家镇,楚云飞仍然不愿意相信,自己一手栽培起来的钱伯钧会背叛自己,会背叛自己的国家。

  楚云飞一行人在赶往李家镇的路上,被新一团的侦察兵发现。

  因为楚云飞在新一团待了一段时间,因此战士们基本上都认识楚云飞。

  侦察兵发现这个情况之后,立刻将这个消息上报给了团部。

  此刻,李云龙已经带队离开了团部,赵刚接到这个消息之后,也是非常的震惊。

  因为赵刚坚信钱伯钧已经反水了,而楚云飞在这个关键时刻赶赴李家镇,那不是自投罗网吗?

  赵刚大声喊道:“立刻给团长发电报,就说楚云飞带着一个警卫班赶往了李家镇。”

  电报发送到了李云龙这边,李云龙看过电报之后,冷笑着说道:“果然不出所料。”

  “楚云飞这个家伙,也是太过自信了,让他吃点苦头也好。”

  张大彪问道:“团长,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?”

  “钱伯钧那小子也不是个善茬儿,楚云飞只带了一个班的士兵,那不是找死吗?”

  李云龙当即吩咐道:“立刻给赵刚发电报,告诉他,让他命令四营和五营以及骑兵连,立刻向李家镇方向靠近。”

  “一旦听到李家镇有枪声响起,立刻对李家镇发动进攻,将叛军缴械。”

  “是!”

  报务员连忙应了一声,随后将电报发送了出去。

  李云龙随后命令道:“命令部队继续前进。”

  “是!”

  张大彪大声命令道:“加快速度继续前进。”

  ……

  楚云飞带着人一路非常顺利的进入到了李家镇,毕竟都是他的部队,虽然钱伯钧的一些亲信,已经知道了一些消息。

  但是面对楚云飞,他们也不敢拦截。

  直到楚云飞等人进入了李家镇,钱伯钧和张富贵才接到消息。

  两人顿时有些慌了。

  张富贵有些担忧的说道:“楚云飞来了,这下可有些麻烦了。”

  钱伯钧一咬牙,说道:“他既然自己来送死,那就怪不得我们了。”

  “立刻吩咐下去,做好准备,待会儿见机行事。”

  到了这个时候了,钱伯钧也是被逼上绝路了,这个狗东西也没别的选择了。

  说实话,钱伯钧多少还是有些心虚的,毕竟他是楚云飞一手带出来的。

  钱伯钧开始也不想,真的干掉楚云飞,想着最好是让小鬼子干掉了楚云飞。

  这样起码他心里还能好受点,这说明这小子多少还是有那么一点良心的。

  但是那一丝的良心,也无法改变他这个狼心狗肺的杂种的本质。

  现在楚云飞送上门来了,摆明了是来兴师问罪的,为了活命,钱伯钧也只能咬牙,想要趁机干掉楚云飞。

  两人连忙迎了出来,这时楚云飞已经赶到了一营营部,大步流星的走了进来。

  钱伯钧和张富贵连忙迎了上去。

  钱伯钧连忙敬了一记军礼,客气的说道:“报告,不知道团座大驾光临,有失远迎,还请团座赎罪。”

  楚云飞看了钱伯钧一眼,一句话没说,转身走进了屋内。

  钱伯钧对张富贵使了一个眼色,张富贵微微点了点头。

  进了一营的指挥大厅,楚云飞直接走到了主位上,一屁股坐了下来,怒气冲冲的看着跟进来的钱伯钧。

  这小子毕竟有些心虚,只是站在靠近门口的位置上,不敢靠近楚云飞。

  钱伯钧小心翼翼的问道:“团座,究竟出了什么事儿?惹你发这么大的火。”

  钱伯钧跟了楚云飞这么久,对楚云飞也是相当了解的,自然看得出来,此刻的楚云飞怒火填胸。

  “哼~!还装糊涂!”

  楚云飞冷声说道:“我问你,部队为什么还不动?电话为什么不通?”

  “钱伯钧,你小子究竟搞什么鬼?”

  钱伯钧连忙辩解道:“团座,你听我解释。”

  楚云飞越说越是生气,哪里听的进他的解释,直接打断了钱伯钧的话。

  “是不是听说要打仗了?怕死?”

  “养兵千日用兵一时,你既然穿上了这身军装,就应该始终牢记自己的职责!”

  钱伯钧连忙说道:“团座,你听我说一句,再训不迟。”

  楚云飞强压着心中的怒火,这个时候他也想听听这个钱伯钧究竟怎么想的。

  也许到了这一刻,楚云飞还是心存侥幸,对钱伯钧还是抱着一丝幻想。

  钱伯钧见楚云飞终于沉默了下来,肯听他说话了。

  这才开口说道:“团座,我是您的老部下了,十年前我就跟着你东征西战,流血负伤也就不说了,这么多年了,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!”

  楚云飞怒视着钱伯钧,说道:“钱伯钧,我没时间听你在这里扯淡!”

  “有话直说!”

  钱伯钧回头看了一眼旁边的张富贵,只见张富贵微微点了点头。

  这下钱伯钧心里便有底儿了,钱伯钧壮着胆子说道:“团座,那我就直说了。”

  “我们决定改弦易帜,接受金陵汪先生的改编。”

  “我和张营副已经商量好了,还望团座不要强人所难。”

  “我们和三五八团往日无冤近日无仇,都是一起打过仗的弟兄,现在人各有志,还望团座能够谅解。”

  听到这话,楚云飞最后的一丝幻想也破灭了。

  钱伯钧这个混蛋,最终还是走到了这一步。

  楚云飞脸上的怒气更盛了,楚云飞咬牙切齿的质问道:“钱伯钧,你真想当汉奸?”

  楚云飞现在恨不得活剐了钱伯钧,自己一手培养起来的人,一直信任的得力干将,竟然要当汉奸,楚云飞实在有些接受不了。

  对于楚云飞来说,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。

  钱伯钧也有些心虚,甚至不敢和楚云飞对视。

  毕竟当汉奸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,钱伯钧心里也挣扎过,但是到了这一步,他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。

  这时张富贵开口说道:“团座,话不能说的这么难听吧!”

  “谁愿意真的当汉奸,这也只是一种战略而已,我们只是表面上暂时顺从小鬼子,接受小鬼子的粮饷和装备,等到我们有了实力,就反他娘的了。”

  钱伯钧接着说道:“遭殃军想要借助小鬼子的手,排除异己,消灭我们这些地方军,这时秃子头上的虱子,明摆着的事儿了。”

  “忻口会战的时候,我们三五八团伤亡过半,光头没有给我们补充一兵一卒,现在三五八团的这些兵马,都是我们自己扩编的,我们不欠他们的人情。”

  “像这样的政府,不值得兄弟们为他们卖命,我觉得汪先生的曲线救国之策,非常适合我们三五八团。”

  楚云飞强忍着心中的怒火,耐心的听他们说完了这样一番屁话。

  “哼~!曲线救国,当了婊子还他娘的想立牌坊,亏你们这帮混蛋说的出口。”

  “你们的意思是说,有奶便是娘,我就问你们两个混蛋,你们还是华夏人吗?”

  楚云飞这次是真的怒了,一把抄起了桌上的茶杯,狠狠的摔在了地上。

  钱伯钧和张富贵两人吓了一跳。

  钱伯钧故作镇静的说道:“团座,您要是这么说的话,我可就只能委屈您了。”

  “来人~!”

  随着钱伯钧一声令下,立刻冲进来一群士兵。

  双方纷纷举起了枪,对准了对方。

  在这种情况下,楚云飞却仍然镇定自若。

  楚云飞怒视着钱伯钧和张富贵,冷声说道:“钱伯钧,张富贵,你们两个混蛋,还真给老子长脸,竟然敢在老子面前舞刀弄枪,胆子不小哇!”

  张富贵有恃无恐的说道:“楚云飞,看在你是长官的面子上,我们才不愿意先动手,本想好言相劝,但是你却不识时务。”

  “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,你既然进了李家镇,就别想走了。”

  钱伯钧也说道:“团座,俗话说识时务者为俊杰,我奉劝你还是认清形势,何必枉送了性命呢?”

  楚云飞勃然大怒,直接掏出了枪,对准了钱伯钧和张富贵打去。

  然而这两个家伙,也都是经验丰富的老兵了。

  两人早有准备,楚云飞一动,两人立刻蹲下身子,猫着腰往外跑去。

  楚云飞一开枪,孙铭等人也纷纷开枪射击。

  钱伯钧和张富贵两人跑的倒是挺快,但是身后的几名士兵可就没那么幸运了,很快便被乱枪打成了筛子。

  楚云飞带的十几名战士虽然人不多,但是都是训练有素的精锐,而且武器装备也好。

  在楚云飞的带领下,这些士兵一路向门外杀去。

  钱伯钧的人根本不是对手,被打的损失惨重,竟然退出了大院。

  不过这里毕竟是一营的驻地,而周围都是钱伯钧的亲信。

  钱伯钧和张富贵带着人,将整个大院死死围住,准备全力干掉楚云飞。

  既然双方已经彻底撕破脸了,钱伯钧和张富贵两人也就没什么可顾虑的了。

  枪声越来越密集,战斗也越来越激烈。

  楚云飞他们虽然厉害,但是叛军兵力太多,情况有些不妙。

  孙铭来到了楚云飞跟前,说道:‘长官,我们把后院院墙炸开,我带着你杀出一条血路,突围出去吧!’

  “突围?”

  楚云飞冷笑着说道:“笑话!老子要抓住钱伯钧这个畜生,亲手毙了他。”

  孙铭连忙劝说道:“团座,叛军兵力太多,我们的弹药也不多,再耗下去,我们弹药耗尽,可就麻烦了。”

  楚云飞皱着眉头说道:“通知弟兄们,再坚持一下子,援军马上就到。”

  孙铭说道:“团座,恐怕不会有援军了,没有兄弟冲出去报信呀!”

  “我说有就有!”

  楚云飞说着举起手中的冲锋枪,对着外面就是一个漂亮的点射。

  一个叛军刚想冲进来,顿时被打成了筛子,当场毙命。

  ……

  按照计划,新一团的骑兵连和四营五营,已经埋伏在了崔家洼。

  赵刚接到了李云龙的电报之后,立刻命令部队向李家镇方向挺近。

  此刻部队已经来到了李家镇附近,听到镇内传来枪声。

  赵刚当即命令道:“立刻传令下去,骑兵连立刻发动进攻。”

  “四营和五营从左右两翼迂回包抄过去,包围住叛军钱伯钧部,务必以最快的速度解决这股叛军。”

  “是!”

  随着赵刚一声令下,部队立刻展开了进攻。

  只见骑兵连连长孙德胜,挥舞着锋利的马刀,大声吼道:“骑兵连~!进攻!”

  随着孙德胜一声令下,两百多名骑兵立刻快速的冲了出去。

  阵阵的马蹄声响起,如同战鼓轰鸣。

  骑兵连逐渐加速,扬起了一片尘土,气势如虹,直接向着李家镇方向席卷而去。

  叛军的警戒哨,发现大批的骑兵向着这边杀奔而来。

  直接吓得乱做一团。

  “八路的骑兵来了!”

  领头的一个叛军少尉,大声喊道:“弟兄们,不要乱,给我拦住他们。”

  “开枪~!射击~!”

  但是此刻,骑兵连的战士们,已经展开了进攻队形。

  战士们纷纷举起了马枪,对准了远处的叛军。

  “砰砰砰~!”

  一阵枪声响起,几个叛军纷纷中弹倒地。

  叛军的机枪手,刚扣动扳机,只带出去几发子弹,一发炽热的子弹快速的飞了过来,直接打爆了他的脑袋。

  机枪瞬间哑火,那名叛军少尉脸色大变,连忙冲过去,想要架起机枪,然而还没摸到枪呢,一发子弹飞了过来,直接打死了那名少尉。

  那少尉一死,剩下的叛军顿时乱做一团。

  而骑兵连的速度实在太快了,已经冲到了近前。

  这时战士们纷纷收起了步枪,抽出了马刀。

  在阳光的照耀下,锋利的马刀,闪烁着渗人的刀光。

  这些叛军毕竟不是所有人都想当汉奸的,而且看到八路骑兵如此凶猛,一个个也都吓破了胆子。

  有的叛军转身就逃。

  有的眼看无法逃走,毕竟骑兵太快了。

  一个个直接跳到了路边的沟里,跪在地上,举起了双手。

  “投降了!我们投降了。”

  那些企图逃窜的人,先后被骑兵追上,锋利的马刀挥舞而下,一片片鲜血激射而出,凄厉的惨叫声中,逃窜的叛军士兵纷纷倒地。

  孙德胜举起沾满鲜血的马刀,大声吼道:“缴枪不杀~!”

  随着孙德胜一声喊,骑兵连的战士们也纷纷跟着喊了起来。

  “缴枪不杀~!”

  气势如虹,喊声震天。

  骑兵连的战士们速度不减,直接杀进了李家镇。

  于此同时,四营和五营的战士们,也从另外两个方向杀向了李家镇。

  镇外喊杀震天,镇内乱成一团。

  原本钱伯钧想要叛变投敌就不得人心,毕竟不是所有的人都想当汉奸的。

  而且钱伯钧突然对楚云飞动手,楚云飞是谁,那是他们的团长呀!

  整个一营人心惶惶,士气不稳。

  真正帮着钱伯钧打楚云飞的人,基本上都是钱伯钧的亲信,也没多少人。

  大部分的一营士兵,此刻都乱了,不知道该怎么办?

  有些人甚至想着帮着楚云飞打钱伯钧,但是摄于钱伯钧平时的淫威,又不敢。

  加上事出突然,没有领头的人,所以没有人敢动手。

  但是大多数的一营士兵,并没有参与围攻楚云飞。

  而八路军的到来,使得他们更加茫然了。

  眼看着八路冲进来了,而且喊叫缴枪不杀。

  很多一营的士兵,全都乖乖的缴枪投降了。

  所以骑兵连冲进李家镇,就开始的时候遭到了一些阻击,随后便如入无人之境。

  孙德胜眼看这种情况,也顾不上管这些投降的士兵,带着骑兵直接向着枪声响起的那座大院冲杀了过去。

  “营长,八路杀进来了。”

  听到这话,钱伯钧忍不住脸色大变,大声吼道:“拦住他们!”

  “码的,这些该死的土八路,他们怎么会跑到这里来。”

  张富贵也有些慌了,说道:“这下麻烦了。”

  钱伯钧怒道:“都到这个时候,难道还有别的选择吗?”

  “你带着人去阻击八路,楚云飞就交给我来对付了。”

  张富贵一想,他们此刻也确实是被逼上绝路了,一咬牙立刻带着一队人,准备去阻击八路。

  这时八路的骑兵直接快速冲了过来。

  乱做一团的叛军,根本无力阻击。

  张富贵大声喊道:“给我开枪射击,拦住他们。”

  几名叛军纷纷开枪射击,这时冲在前面的三名骑兵纷纷中枪坠马。

  孙德胜伏在马背上,纵马直接冲了过去。

  战士们也紧随其后,速度不减,快速的冲了过去。

  叛军仓促之间,根本拦不住。

  几名叛军士兵,直接被战马撞飞了出去。

  孙德胜看准了时机,一刀劈了过去。

  张富贵转身要逃,被一道劈在了后背上,一股鲜血飚射而出,张富贵惨叫一声,当场毙命。

  孙德胜大声吼道:“缴枪不杀,顽抗者格杀勿论。”

  眼看着八路骑兵如此凶猛,即便是那些有心想要抵抗的叛军,吓得也乖乖的缴枪投降了。

  钱伯钧原本还想干掉了楚云飞,现在根本不可能了,自己的手下已经完全乱套了。

  眼看着大势已去!

  钱伯钧带着几名亲信,骑着楚云飞他们的马向着镇外逃去。

  骑兵连一路追杀,叛军死伤惨重,最后钱伯钧只带着一个亲信,杀出了一条血路,逃了出去。

  孙德胜也没有穷追不舍,只是命令部队,尽快将镇子内的叛军缴械,控制局势。

  这时候四营和五营的战士们也纷纷冲进了李家镇。

  八路军已经基本上控制了局势,镇子内的一营士兵,纷纷缴枪投降。

  危险解除,楚云飞走大院里走了出来,看着街上的八路军士兵,无奈的叹了口气,说道:“我就说吧,肯定有援军。”

  “李云龙这个家伙鬼精鬼精的,这里离着他的驻地这么近,早知道他会插上一杠子。”

  “看来这次要欠他一个大人情了。”

  同时楚云飞也感觉一张老脸火辣辣的,手下除了叛逆,而且还要友军帮忙平叛。

  而这个人还是李云龙,这让楚云飞实在是羞愧难当呀!

  简直太丢人了。

  孙铭却是终于松了一口气,说道:“不管怎么说,我们总算是得救了。”

  “若是团座真有个三长两短的,我可就成为三五八团的罪人了。”

  楚云飞说道:“走吧,我们去见见那些老朋友吧!”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xxddxs.com。新顶点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xxddxs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